思裳

破茧

灵感来源于OP中的两句翻译
即使如此,也不愿被这夜色吞噬
就像要治愈那紧闭的内心一样,月光洒下
尤里视角


我厌恶冬天,寒风呼啸夹杂着细碎的冰花,刮得脸生疼,冬天总是令我感到寒冷。
也是一个冰冷的雪夜,吸血鬼带走了古斯塔夫、妈妈、哥哥和狗镇所有人的生命,埋葬了我幼年所有的天真和快乐。

此后很多个冬天的雪夜,我都强迫自己在风雪呼啸声中睡过去,但总是会从无数噩梦中惊醒,睁眼到天明。

我厌恶吸血鬼,这种丑陋生物杀死我所有重要的家人,之后还能坦然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生活。我跟着威拉德教授离开狗镇时,杀死世上所有的吸血鬼成为了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。

妈妈和哥哥最后的笑容常常会在我脑中浮现,我渴望见到他们,又极度害怕看见他们脸上溢出的鲜血。

我将自己沉浸于狩猎吸血鬼中,机械麻木地循环。失去哥哥和妈妈的雪夜之后,我对生活中的其他事物失去了兴趣。可能因为嗅觉世界中常常充斥着鲜血腐烂的味道,我喜欢在没有战斗时寻找植物多的地方呆着,植物清新的气味可以让我感觉到短暂的安逸,而绿色也常让我想到妈妈当时为我准备的礼物的颜色。

来到日本的第一天,我们借住在教授的家中,房子前的院中栽满了鲜花,花朵争奇斗艳,花香袭人。顺着植物的味道我来到花圃旁,看见一只毛虫正缓缓顺着枝叶向上爬。

毛虫不断吸取营养成长,长到一定程度会织出茧子将自己层层包裹。我也像它,用伪装编织出一个紧密的大茧将软弱的自己层层包裹,不愿让自己最软弱的一面被人发现。

失去了亲人之后,支撑我活下来的执念就是杀尽吸血鬼,妈妈和哥哥的血渐渐与双手沾染的鲜血混合,刺鼻的血腥味令我反胃。我眼前的世界仿佛只剩下黑色红色两种颜色,黑是一切的了然无趣,红是杀戮中吸血鬼的鲜血。

我的神经总是过于紧绷,以至于在看见贵族种的那天,我控制不住自己血脉中野兽的力量失控了。月光使我狂躁,在与贵族种搏斗的时候我满心只剩下一个念头,杀死她!必须杀死肮脏的吸血鬼!

失控状态会给我很大的恐慌,我听不见威拉德的呼唤,暴戾充斥双眼,耳边循环着妈妈和哥哥最后的话语,我的身体会本能的的做出反应,杀戮。但也正因为当年的失控,我才能活下来,替妈妈和哥哥报仇。

月光的照射令我感到灼热,血腥刺激着我的神经,我追着贵族种势必要将她毁灭于此地。跃至最高点,只差一点刀刃就能触及的时候,我突然感觉左肩一痛,大片的血花迸出晃了眼。

我从高处直直坠下,跌入水中。

全身被水包裹的感觉冰凉又轻柔,仿佛妈妈温柔的抚摸。气泡一串串浮向水面像晶莹的珍珠,月光倾泻下发散着梦幻的光芒。我想起哥哥曾经说的话,月亮会庇护我们,因为我们是天狼。我昏沉的注视着这片光芒,很多画面不断从眼前闪过,幼时的幸福快乐正如同美丽的光芒,不可触及。我仿佛看见了妈妈的影子,她将我抱在怀中抚摸着我的头发,温柔的重复:“我的可爱的小尤拉奇卡……”

醒来时左肩传来异样的疼痛,很奇怪,这一枪没有对准我的心脏,虽然伤口严重却并不致命。博士救了我,威拉德让我在这修养直到恢复。

在修养的过程中我同博士的女儿小咲相处得很开心,也迎来难得一段平静的时光。小咲总是让我联想到自己,她的笑颜令我感到快乐。在她开心的叫着我哥哥时我常常会出神,思绪走了很远很远来到熟悉的苍茫雪原,不远的雪坡上,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男孩在前面走着,后面跟着一个修长的身影。哥哥总是可以猎到很多的猎物,可以带我到处玩耍,帮我处理各种各样调皮闯下的篓子。

哥哥沉稳,强大,哥哥会永远保护我陪伴我,那时的我全心全意相信着。以至于哥哥离开我很久后我都还没有很明确的认知。直到某一个冬夜冷风侵袭,我瑟缩着将自己蜷成一团,我才真正地意识到妈妈再也不会为我织围巾,哥哥也不会将自己的手套脱给我……

我享受着这段时光,但没过多久,一个寻常的黑夜,之前战斗过的贵族种和其他吸血鬼袭击了小咲的家。
贵族种没死,她将小咲的爸爸变成下等吸血鬼要伤害她,突如其来的很多事宣告着我这一小段平静生活的终结。我迅速组装好武器,手起刀落,熟悉的血腥味充斥鼻腔,但我无暇沉浸其中,用我最快的反应救下了小咲。

让小咲遭受了与之前我一样的痛苦,我不愿如此却不得不做。最重要的家人在眼前死去的绝望我不想让别人承受,他们会化为梦魇日日存在于每一个梦境,窒息般的痛苦会如影随形,但活下来的人却不能轻易去死,因为这也一定是逝者的期望。

小咲哭泣着将父亲化成的灰烬抱在怀里,透过她我仿佛看见许多年前那个躺在雪地里冰雪覆盖全身的自己。我不忍看下去,此时附近传来巨大的爆炸声,我担心吸血鬼还会有什么阴谋,迅速追到响声处。

河中有一艘即将离去的小船,顺着空气飘散而来的血腥味让我很确定里面有吸血鬼。身后的阴影处突然冲出一个人挥刀向我袭来,我没带武器只能勉强与他过招。

乌云散去,满月的光辉照亮这片阴影,我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。他开口唤我:“尤里。”就像幼年无数次在山间奔跑,有人在身后呼唤我的声音。

熟悉的眸色和面容,恍然间我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从内心深处沸腾起来,使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。

是哥哥……

小船渐渐驶远,哥哥阻止我追上船后很快的离开了。我愣在原地许久,突然反应过来,哥哥没死,他还好好的活着。

我慢慢向借居的住所走去。小咲家不能再去了,她现在应该不愿意看到我,以后还有更艰难漫长的路需要她自己坚强的往前。满月的光辉映照在我前行的路途上,我经过花圃又停下脚步,之前看到的毛虫已经结茧,此刻正奋力破茧。

漫长的黑夜中,花圃的角落正在安静的进行一场蜕变。

痛苦,挣扎,勇气,希望。
蝶翼舒展的一瞬,我感觉有什么长久束缚着我的东西破碎了,眼泪不住的从眼眶间滑落,我知道,这是喜悦的泪水。
蝴蝶飞向高空,我终于从它的翅膀上,看见了许久未曾见到的彩色。

那是破茧后生命的颜色。



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