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裳

蒹葭


曳曳清秋,他自家远望,离家不远处半幅闲云低掩,岭树山云生辉,袅袅的雾蔼在玉湖的湖畔缭绕,平添几丝江南烟雨迷蒙的飘渺。于是他心忽欣欣,便信步上前,向玉湖湖畔行去。
湖畔蒹葭丛生,郁郁葱葱,清晨凝成的露水在秋的洗礼中变成了白露,为玉湖平添几分萧瑟,沧桑,湖面上水汽弥漫,浓雾缭绕,玉湖笼罩在一片朦胧的洁白之中,好似世外桃源,又若人间仙境,他漫步在薄薄雾气中,不经意间抬头,凝眸处,竟有一位女子曼妙的身影若影若现,似近似远,若有若无。他移不开视线,不禁贪婪地注视着那绝美的身影,恍然间,他似乎看见了这样的一幅画面:湖水清凉,见轻波静,一片绿意盈盈的荷塘中,低头弄蓬,荡舟菱的少女,轻拭额上的汗,不经意间露出皓白的手腕,那长长的睫毛上有着一滴滴清清的水珠。那女子宛若水中的精灵,舞蹈着水的妖娆,那似水的容颜,有一种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的清丽……
他醉了,醉在这天下无双的美景之中。恍惚间,那依依素影动了动,意有几分离去之意,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:“不,不能就这样离去!一定不行!”这种执念让他仿佛听见心灵深处传来的颤音,绚烂人,热烈的,彷徨的,不甘的。蓦地,他迈开大步,沿着河道冲上前去寻找那身影的主人。疾步穿行在湖畔芦苇丛间,遇高绕道,随洼而行,他时不时拨开低垂的蒹葭,奋力向上,惊起一滩欧鹭,只为追寻那萦绕于心间的女子。衣摆轻拂着芦苇的薄叶,窸窸窣窣,沿着蹊径一路向上,近了,近了!他一喜,拨开阻挡视线的蒹葭,湖畔却空无一人,空气中只有淡淡的暗香残存。他愣住了,失落夹杂痛楚在心中肆虐:“她…… 她去哪儿了?”喃喃自语之际,那青黛色的影子又远处浮现,仿佛在同他游戏。他心神一荡,又疾步向下行去……
阳光渐渐刺眼,那淡淡的雾气和白霜已消失不见,蒹葭和着风轻轻摇曳。穿行在丛中的他和她,一人无心,一人有意,却没有真正地见到彼此的面庞,就像那黄泉路畔的曼珠沙华,花叶永不相见,生生世世,世世生生…… 他不停地追,却追寻不到她的身影,也许是不够坚定,亦或是心中有太多顾虑,她就像从天宫而来的仙女,美则美矣,却让人摸不着头脑,寻不到踪迹。愈发沉重的步伐,愈发粗喘的呼吸,仿佛显露他愈发不情,不愿,不甘的心。也许是为了应和他的心情,天色意渐渐昏暗,、舒云消逝。秋雨总是来得轻,来得静,来得悲凉,那清晰而笃定的雨声,如同深闺女子的哭诉;那玉湖面上的的细小涟漪,好似千千万万淡漠幽怨的彼岸花,为世界平添几分萧瑟,惆怅。他站在岸边黛色树林的阴翳中,茫然的望着远方,那暗香淡影早已消失不见。体力透支带来的痛楚却早已盈满全身,万分自责中,他颓然坐到了地上,秋雨的萧瑟夹杂着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,雨珠沾湿了他的发,顺着面庞落下。一缕清秋如同一团化不开的浓墨,侵蚀着他灵魂的每一个角落。痛楚带来的悲凉顺势将他包裹,他止不住地自言自语,在怅然若失带来的悔恨中,他眼前的场景渐渐模糊,雨点带来的冰冷也在不经意间麻木了他的知觉……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”不知何时,女子温婉清亮的歌喉打破了这份悲凉的静谧,恍惚间,他抬头,看见一个她,带着一双款款动人的深眸,撑着古旧的伞缓缓向他走来。每一步,都像跨越了千年……

评论

热度(5)